广州啄木鸟侦探调查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挂念走失22年母亲,人间真情真爱

发布日期:2012/12/02 浏览次数:400

郭梦臣1987年出生于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太平镇丰禾坪枧槽峪村,两岁时父亲因肺结核去世,母亲遭此变故,精神有些失常。“在我印象里,母亲不爱说话,瘦瘦黑黑的,个子不高,额头的皱纹很深。”郭梦臣说。

   又是母亲节,每当这时,郭梦臣(曾用名张诚)总是止不住想起母亲,自他4岁时母亲突然失踪,22年来,他对母亲的记忆就定格在了那一天……

   “那天,我和小朋友在草坝上玩耍,妈妈说去乡里背粮食,可再也没有回来,我就一直在院子里石磙旁边等着我妈,总觉得她会出现。”郭梦臣说。

   26岁的郭梦臣是自治区公安厅交警总队的一名警察,可是对母亲的牵挂却成为心头的痛,“又是一年母亲节,哪怕知道她的坟头去上炷香,我也知足了。如果她还活着,我希望能照顾她安享晚年。”

   失去父亲的郭梦臣跟母亲相依为命,每次去领粮食时,母亲唤醒还在睡觉的他,用搪瓷缸子喂点水,拉着他的手去十几里外的乡政府。“我惟一记得就是那时母亲 牵着我的手,有时我们走累了停下来,渴了她用芭蕉叶喂我喝水,饿了就在山上摘野菜,用水洗洗,她先尝,甜的再给我吃”。

    偶尔郭梦臣和母亲也会去十几里外的外婆和姨妈家,郭梦臣的姨妈覃正楣今年73岁,“那时家里特别穷,有时给他们母子俩一点盐巴或者一小条腊肉,让他妈妈熬稀饭时加点进去,他特别爱吃。”昨日,她在电话里告诉记者。

   郭梦臣4岁的一天,母亲说要去领救济粮,但再也没有回家。母亲走失后,郭梦臣在外婆家待过一段时间。

   “他哭着闹着要回家找妈妈,他大伯把他接走了。”覃正楣说,再后来,他被伯父送给了20余里外山坳里一傅姓人家。

    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郭梦臣进了免费小学。他11岁时,傅姓人家有了自己的孩子,无法同时养活他,郭梦臣开始了漂泊流浪的生活。


少年:从行乞到被拐卖
    郭梦臣一路乞讨着从山里走到常德市,在火车站附近,他碰到一伙人说供给他吃穿。“听说有饭吃,我就跟着他们走了,后来才知道自己遇到了人贩子。”郭梦臣说,他和很多孩子被关在河南商丘一个旧房子里,他们经常逃跑,每次逃跑都被打,用开水烫、用烟头烧。

    在一次逃跑失败后,郭梦臣被打昏过去。“醒来后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原来人贩子以为我活不了把我扔了,是一位好心人把我带到了北京。”因为郭梦臣高烧不退,好心人也无能为力,只能把他悄悄放在了北京一家家属院门口。

    这一次,郭梦臣遇到了善良的女警单慧敏,她时任公安部宣传局副局长,了解郭梦臣的身世后,便与湖南省公安厅联系送他回湖南老家读书。

    在流浪近一年之后,12岁的郭梦臣重新回到学校开始上初一。“我在几个亲戚家轮换着住,单阿姨经常寄来一些生活费。”郭梦臣说。

    覃正楣告诉记者:“当时老师还担心,这个娃娃在外面跑野了,会不会不学习,可他表现很好,特别听话,没有一点坏毛病,就知道好好读书学习。”

    3年后,郭梦臣顺利考上县城高中,在单慧敏的关注下,时任石门县公安局政工室主任的王渊渊在招待所给郭梦臣准备了一个单间,让他在食堂吃饭,那里成了郭梦臣的第二个“家”。

    昨日,记者电话联系到已经退休的王渊渊,他告诉记者,石门县很多民警都认识郭梦臣,经常接他回自家吃饭,平时不止一个警察叔叔阿姨给他辅导作业,“我特别喜欢这个孩子,没有父母监督,他全靠勤奋和自觉,孩子身世太苦了,我们想着多帮帮他,就能改变他的命运”。

    2006年8月中旬,郭梦臣考上公安部铁道部警察学院安全保卫系侦查专业,王渊渊像所有送子女入学的父亲一样,陪郭梦臣去学校报到。当时石门县公安局还给 他准备了7000元学费和生活费,单慧敏也给他寄来了一些钱和衣物。学校了解郭梦臣的情况后,减免了他3年的学费和住宿费。

    2010年,郭梦臣考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成为一名警察。

    至今,郭梦臣的胸前还有被人贩子殴打留下的疤痕,提醒着他童年痛苦的被拐经历,而每当看到孩子与父母团聚时,郭梦臣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母亲的影像越来越清晰地出现在他眼前。他记得小时候,他经常坐在父亲坟头跟父亲聊天,盼望着有一天母亲会突然出现。

    去年,郭梦臣在新疆成家了,很快,他和妻子有了自己的孩子。“儿子出生后,看着漂亮可爱的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母亲。想知道她在哪里,到底怎样了。”郭梦臣说。”

    今年春节,郭梦臣回到老家,他向村民打听母亲的消息,从一位老人口中得知,曾有乡亲很多年前见过他母亲,但遗憾的是,那人已经去世。这一消息,让郭梦臣再也无法安睡。

    覃正楣说,郭梦臣的妈妈叫覃正凤,她若在世已经67岁了。郭梦臣的妈妈眼睛不好,因为丈夫去世后,她悲伤过度,有些精神恍惚。

   “我一定要找到她,好好照顾她,就算人不在了,只要知道她坟头在哪,上炷香也好。”郭梦臣说。